萬事,真的只是起頭難

萬事起頭,一點也不難
靜下心、聽聽你的信仰
即可找到你想要的正確

萬事,真的只是起頭難,因為你會用你「自以為」的已知想法,衡量開始執行後的情景,那些情景只是你想像的,而不是真實的,但我們會受預想的情景、幻想的未來,大大地影響心情、感覺。

至於會怎麼影響呢?取決你本身對這件事情的喜好而定。如果我們想「起頭」的事,非自己所愛,那更會讓這個「起頭」延宕再延宕。

我可以怎麼的不讓這個「起頭」延宕呢?坊間常說「想清楚」這方法,「想清楚」這方法會遇到兩個瓶頸,第一,並不是每個人都有「與內在的自己進行思辨」的能力,所以對有些人來說,靠自己力量「想清楚」是一件能力有限的事;第二,即便思緒、想法已清晰許多,但仍然無法抵擋因「喜好」而產生身體抗拒的問題,而身體抗拒,會讓我們感覺到無力感、沒動力執行,這時候我們可以怎麼做呢?請向你所信任的一件物品、儀式、信念,請求協助。更明確來說,請你向你的信仰提出「為你做決定」的請求,做決定的方法有很多,只要這套方法是你已與信念達成協議即可,講白話指的是,只要這套做決定的方法,是你跟你自己講好即可。

人因為有身體這具有使用年限的載體,而影響著我們各種情緒、情慾,我們也因有情緒、情慾,才能在生命中體會各種感動、難過。然而,當我們如果無法下定決心、無法使自己動起來做某事,那就得暫時將情緒、情慾排除,而這時候就需要借助「信仰」的幫忙了。

自己之於信仰,其實只差在有沒有這具身體的載具,所以請「信仰」幫忙的這件事,其實一直都是自己跟自己的事。這個世界,沒有你以為的神奇力量,你之所以相信某物品、儀式,甚至是某個群體的理念,是因為那信念與你的信念的某部分相同或類似,等哪天你的信仰長齊了毛髮,你自然會脫離他們,但不是仇恨過去的信念,那感覺就像胎兒脫離母體一樣,只是發現了自己可以是一個完全獨立的人罷了!

你說這個世界有奇蹟嗎?有的,那個奇蹟正是你自己、你自己的信仰。信仰,是你最大的力量,也是你這一輩子永遠可以依靠的對象。信仰,是你的生命泉源,也是你的生命低潮時的救命恩人。

傾聽大自然的聲音:淨山#4

今天是第四次淨山,感覺一切都很舒服,唯獨天氣熱了點,不過「人和」的我們,可沒讓今日的炎熱,掃興了今日出遊的興致,與頻率相近的夥伴一塊出遊,總能將幸福回憶滿載而歸。

今日前往台中潭子新田登山步道淨山,那裡有三條步道,我們從二號步道上山,從三號步道下山,二號步道是水泥地,不長,但有些陡,三號步道全由階梯構成,陡度不輸二號步道。從二號步道換到三號步道的過程,有一段可以走到小百岳的三角點,我們當然花些時間走去,因為這一小點的努力,可讓今日的淨山多達成一項成就:淨山、靜心,和小百岳get,你們說今天的淨山行程,是不是CP值很高呀?

這次前往的夥伴共有11位,其中有兩位幼幼小夥伴,分别是3歲、4歲,看著他們的熱血,不禁回想曾經也是新生命的我們是如此可愛,看見兩位小朋友拿著一支比身體還長的長夾走在路上,模樣十分滑稽。起步走沒多久,遇見一位在學校擔任志工的大姊,她好奇地問:「你們淨山活動,是哪個單位舉辦的呀?」,我說:「我們是自組團唷!」,這個問題是第一名最常被詢問的問題,但是答案總是與大家期待的不同,而且也樸實許多。

我們為什麼淨山呢?對我們來說,淨山並不是真正目的,淨山是一個靜心、修行、認識自己的方法。在淨山過程,每個人依著自己的速度前進,有時想在這裡停留多檢查垃圾,有時想在另一個地方多停下來看看風景,也有的時候想與夥伴小憩休息、喝水聊天,看似平凡的細節,卻是找回自己速度的大秘密。

面對塵世喧囂,偶爾迷失自己是自然而然的事,既然是自然而然的事,那就表示這是人人都會發生的事,因此無須過度擔心,也無須汲汲營營的到處探量如何找回自己。找回自己的方法並不難,我們只需要一個與世無爭的環境,在那裡的我們,各個都是一張白紙,白的就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一樣純淨,只有在那裡,我們可以心無旁騖的專心於自己,不需要太久的時間,你可以發現「找回自己」這檔事,並不是真的透過「找」就會得到,而是讓一切都安静下來,直到你的世界剩你一人時,會發現燈火闌珊處你所期盼能引領你找回自己的那個人,其實就是你自己。

擁有新的自己,來自解除誤會

被誤會?你被誤會過嗎?被誤會的感覺,是不是不太好受?沒錯,無論是你、是別人都擔心被誤會,當然,飛飛也有被誤會過,所以可以懂被誤會的心情。被誤會的時候,感覺很委屈,那種感覺像是被掛上莫須有的罪名,而且手、腳、嘴都還被綑綁、貼膠布,一點兒也都不能為自己伸張正義,光用想的,就覺得很難受。

然而,我們這一生中,好歹也要活個幾十年,總不能一直不處理「害怕被誤會」的問題吧?當然,若不處理,其實也不會怎麼樣,畢竟他不是一個會讓人「有感」的「棘手」問題,反而比較像是一個「不會好的小感冒」,只不過有時候天氣一冷,小感冒會變嚴重就是了。

我們將過去曾經「誤會」我們的對象,依照與我們心的距離不同,分成兩類,第一,熟識、喜歡、在乎的朋友,第二,沒這麼熟識、沒這麼喜歡、沒這麼在乎的朋友。

◆ 第一,熟識、喜歡、在乎的朋友對大部分的人來說,擔心被前者類型的朋友誤會,肯定大於後者,從「薩提爾」的冰山理論探索,其實不難察覺,我們只是想求得這些我們所喜歡、所在乎的朋友的一份「理解」,我們應當比想像中,還具有包容不同意見的雅量才是,我們不擔心意見不相同,我們擔心的事,是在還沒被朋友充分理解之前,就被朋友早已存在腦袋中那些「預設立場」所束縛,明明自己沒做錯事,卻要承受後果,這擺明是冤枉啊,有一句成語叫做「自食惡果」,但我想在這種情況,應該叫做「自食他果」吧!

◆ 第二,沒這麼熟識、沒這麼喜歡、沒這麼在乎的朋友若你發現自己除了在乎「熟識、喜歡、在乎的朋友」的想法之外,更在乎是否被「不這麼熟識的朋友」誤會時,我想在你心裡,真正渴望得到的是「被認同」,畢竟連不懂你、不熟你的朋友的意見,你都在乎,那也代表比起過程,你更在乎結果,結果是「認同、不認同」你,你跳過了「被理解」的環節。

對你來說,你沒這麼需要被別人理解,你只需要別人像瘋狂粉絲們一樣地附和你、讚許你,你享受「被追隨者支持」的感覺,就好像表演者因熱情,而從舞台跳至人群中,大家興高采烈地用雙手捧著表演者一樣,那種感覺,確實熱血,但這些追隨者真的瞭解你嗎?他們瞭解你有多深?飛飛並不是說這樣不好,我要講的,是你「不在乎」是否被人理解,對你來說,「被人理解」只是沒這麼需要。

發生「被誤會」,就像是每天吃三餐一樣正常,也不可或缺,若誤會是由別人主動產生,那也是因為每個人的個性不同,相處過程,當然會有需要磨合、協商的地方,然而,若誤會是由自己產生時,那也象徵自己除了有矛盾性格之外,也代表自己判斷事情較為客觀,同時,也是一個懂得換位思考的人,而怎麼讓心中的兩種截然不同的想法、個性共存,是一門關於「自我覺察」的課題。

飛飛心中「自我覺察」的核心思維,就是「透過解開誤會,還原真實樣貌」,那種感覺就如同上述所說,三餐飯後的口腔清潔,透過清潔牙齒、口腔,還原他們最根本的氣味,也可以用以「清粉刺」舉例,透過清潔粉刺,還原皮膚最舒爽的狀態。

多一分理解,就會少一分埋怨、少一分傷害,同時也會多一分諒解、被愛的機會,何等棒的公式等著我們卯起來將所有誤會解開,等到走上諒解之路之後,才是與自己和好、愛自己的開始,這不僅是飛飛過往的心路歷程,也是遇見飛飛的每一位個案,在與飛飛諮詢完之後,有著神經氣爽表情的最佳解釋,飛飛在此獻給所有正在努力自我覺察的大家,共勉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