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事,真的只是起頭難

萬事起頭,一點也不難
靜下心、聽聽你的信仰
即可找到你想要的正確

萬事,真的只是起頭難,因為你會用你「自以為」的已知想法,衡量開始執行後的情景,那些情景只是你想像的,而不是真實的,但我們會受預想的情景、幻想的未來,大大地影響心情、感覺。

至於會怎麼影響呢?取決你本身對這件事情的喜好而定。如果我們想「起頭」的事,非自己所愛,那更會讓這個「起頭」延宕再延宕。

我可以怎麼的不讓這個「起頭」延宕呢?坊間常說「想清楚」這方法,「想清楚」這方法會遇到兩個瓶頸,第一,並不是每個人都有「與內在的自己進行思辨」的能力,所以對有些人來說,靠自己力量「想清楚」是一件能力有限的事;第二,即便思緒、想法已清晰許多,但仍然無法抵擋因「喜好」而產生身體抗拒的問題,而身體抗拒,會讓我們感覺到無力感、沒動力執行,這時候我們可以怎麼做呢?請向你所信任的一件物品、儀式、信念,請求協助。更明確來說,請你向你的信仰提出「為你做決定」的請求,做決定的方法有很多,只要這套方法是你已與信念達成協議即可,講白話指的是,只要這套做決定的方法,是你跟你自己講好即可。

人因為有身體這具有使用年限的載體,而影響著我們各種情緒、情慾,我們也因有情緒、情慾,才能在生命中體會各種感動、難過。然而,當我們如果無法下定決心、無法使自己動起來做某事,那就得暫時將情緒、情慾排除,而這時候就需要借助「信仰」的幫忙了。

自己之於信仰,其實只差在有沒有這具身體的載具,所以請「信仰」幫忙的這件事,其實一直都是自己跟自己的事。這個世界,沒有你以為的神奇力量,你之所以相信某物品、儀式,甚至是某個群體的理念,是因為那信念與你的信念的某部分相同或類似,等哪天你的信仰長齊了毛髮,你自然會脫離他們,但不是仇恨過去的信念,那感覺就像胎兒脫離母體一樣,只是發現了自己可以是一個完全獨立的人罷了!

你說這個世界有奇蹟嗎?有的,那個奇蹟正是你自己、你自己的信仰。信仰,是你最大的力量,也是你這一輩子永遠可以依靠的對象。信仰,是你的生命泉源,也是你的生命低潮時的救命恩人。

我如何與「我的完美主義」特質相處?

完美主義只是一種態度
對事情認真處理的態度
請將被討厭的勇氣備妥
好便隨時都有做自己的空間

在網路文章中,「完美主義」話題經常被討論得沸沸揚揚,多數人一想到這個詞,總是先避而遠之,原因不外乎「與他們相處會為自己帶來麻煩」有關,到底是哪些麻煩這麼讓人討厭呢?也許是不重聽的話?也許是一枚認真君?甚至也可能是對某方面感到極為有興趣的狂人而已?不管是哪一種,社會為他們貼上這樣的標籤,也真是苦了他們。

有不少心理健康議題的資訊,顯示心理生病的人經常存有「完美主義特質」,你或許好奇怎麼「心理生病」和「完美主義特質」有關?更精確來說,任何身體、意志相悖皆有可能導致生病,更不用說這兩相悖的距離相差的很遠,肯定更容易使當事人長時間心情低落、憂鬱,因為身體、意志的相悖,代表不認同自己、反駁自己,更嚴重的情況則會譴責自己,你可想像一來一往的打架,需耗費多少心力?除了面對這些事,還同時得要記得呼吸、吃飯、睡覺,若身體不夠強壯,不容易能支持這樣的消耗。

我時常向身邊親朋好友推廣自我覺察的重要,因為當你看懂自己,就看的懂自己人生的這盤棋,若不懂,就只能任由身體帶著你的命運行進,而你這一生的意志、學習腦都沒能派上用場了呢!除了可惜,還是可惜啊!我們誕生在此,若未能嘗到自己獨一獨二的潛力所帶來的美好,豈不是苦了你這一生的辛勤、努力了呢?

完美主義特質,不如我們多數人以為的糟糕,轉個念、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,連一顆小石子也能成為建造大樓的基石呢!以下提供八類提問,給認為自己可能有或確認有完美主義特質的讀者,透過問句、自我問答,協助自己釐清思緒,好便自己更有機會接近真正的自己。

自我覺察之八類提問

一、我有完美主義特質嗎?
  別人說有,我自己認為有嗎?哪裡有?
  我自己怎麼想呢?
二、我對我的完美主義感到好奇嗎?
  為什麼我對我的完美主義感到好奇?
  為什麼我不對我的完美主義感到好奇?
三、我對我的完美主義了解嗎?
  我對什麼事情有完美主義情節?
  我從何時發現我有這個完美主義情節呢?
四、我喜歡我的完美主義嗎?不喜歡嗎?
  別人怎麼看待我的完美主義?
  有誰喜歡我的完美主義?
  有誰對我的完美主義比較感冒呢?
五、我的完美主義曾經幫助過我哪些事?
  我的完美主義曾經讓我有了哪些不好經驗?
  分別發生過幾次好的事情、不好的事情呢?
六、我對我的完美主義,有什麼感覺?
  我對我的完美主義會有一種怪尷尬的感覺嗎?
  每當我講起我的完美主義特質,會有不好意思的感覺嗎?
  我面對我的完美主義特質,會覺得似乎麻煩到別人的感覺嗎?
七、為什麼我對我的完美主義特質有這些感覺呢?
  這些感覺是誰教你這樣感覺的呢?
 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解讀你的這個完美主義特質呢?
八、什麼是完美主義呢?
  完美主義,可以怎麼換句話說呢?

請有興趣的讀者,請備好上述問題的答案後,私訊或留言給飛飛,我將親自為你的「完美主義」重新詮釋給你聽,先在此祝福你有個美好的自我覺察時光,共勉之。

商業,不是你所想的如此邪惡

商業,指的是透過組織進行買賣,說白話文一點,就是與一群人進行買賣、交換,而你們之間的買賣模式,是有依循一些規則、規範。商業的目的就是買與賣,所以不論其他次等目標為何,也都比不過「買賣成效」的重要性。

我以前對「商業」這二字的排斥感很高,只要發現別人做這件事,是為了另一個獲得或另一個目的時,心裡覺得特別難受,因為在我的認知裡,每人應當是真心誠意地說某些話、做某些事,而不會出現必須得將動機包在行為裡的事才對。有時更偏激時,甚至會將所有都如此的人,貼上待人不真誠的標籤。

當時的我對「商業」這二字頗有微詞,是因為我認為「商業」本身即是目標的重要性,大於真心誠意的重要性,而我認為所有的付出、給予,都應當是自發性、不求回報,所以自然地心裡即對「商業、買賣」畫上一個大叉,認為商業的存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。其實啊!我想的沒有錯,商業本身的存在也沒有錯,更精確來說,對與不對根本不重要,而商業的存在,本身也沒對錯可言,畢竟當你說著「對」時,那「錯」又屬於誰的結果呢?沒有人,大家都是對的。

隨著歷練增長、見識與嘗試增加,開始不如以往地這麼想,慢慢覺得商業的存在,確實有其意義,這前後想法改變的轉機,在於增廣見聞、涉略領域增加、負擔責任增加所致。以往的我所認為的世界很小,以為世界只有我目前涉略到的領域,而這些領域都是我所熟悉、所熱愛的,自然不覺得交換、贈與需得收到同等的回饋才可進行。換句話說,這些事情本來就是我所這熱愛的事,理應不需有任何來自外界的誘因,即有滿滿動力執行才是。

幾年後,我脫離了學生身份,擔任的角色日漸多元,除了為人孩子之外,也開始擔任「員工」角色,需對工作負責,細節如自己說過的話、做過的事情,甚至是決定,這時慢慢發覺,原來這世界比我過往認識的還要寬廣太多,以前一天二十四小時,只需要負擔二件事,但現在需要負擔五件事,甚至更多,有些事情可以自己處理,有些事情卻無法,也有的事情雖然可以自己處理,但他需耗費大量時間,卡的你無法處理其他更棘手的事,然而,也有的事情雖然看似能自己處理,但實際需動用好幾年的功夫才可完成,若轉交由專業處理,或使用專業器具處理,則可省下不少時間,這時才明白「分工」、「委外」的重要性。

回歸到「商業」話題,先前認為商業沒有存在的理由一事,現在熊熊回想起來,覺得商業的存在真是重要,有了商業「資源交換、轉嫁」機制,可協助你將時間預留給更珍貴的人事物,這機制不旦能幫助你恢復「對時間運用之選擇」的自由之外,也能幫助你確實明白自身的價值,透過機制讓你的使用過程、行為化身為會說話的數據,這些數據不是要用來競爭,而是用來幫助自己清楚明白自己使用這些有限資源的狀況,以便從時間運用裡取得平衡。

總之,商業、買賣這檔事,僅是時間運用的另一種呈現方式,他不只是我們表面所見的買與賣,也不代表商業裡頭肯定含有不肖商人、不肖廠商,當然也更不是我以前所指的「商業只是一種目標大於真心誠意的表現」,商業是一個中性的詞語,他怎麼影響著我們,與我們怎麼看待、運用他有關。


起初的我確實對「商業」二字沒好感,也許是因為受不肖商人負面觀感的影響大,再加上自己本身月亮摩羯座,本性對於嗅出「為利益而藏私」的議題敏銳,不過自己清楚知道這只是本性對於追求極致、追求完美的鑽牛角尖與迷思,為了能幫自己解惑,所以下了不少工夫進行自我覺察,目的是想尋找是否有其他詮釋商業的方法,所幸,找到了,而且還是一個非常適合自己的詮釋方式呢!可喜可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