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許我們認為的苦,對他來說只是一種補|小飛米文筆

■ 小群:占星小聚
■ 類別:小飛米心得分享
■ 主題:第四期第2堂小聚心得
■ 配置:孩子日土四分相、月金對分相
■ 作者:宥安

我們看某人覺得辛苦、悲觀
很可能只是不捨對方的辛苦
心疼扛如此多責任的他而已
(沒事的,他僅是按步調活出自己)

由於我的命盤好像沒有其他可以寫心得的相位了,所以我觀察了我兒子的命盤,我才發現,以內行星來說,他的日火有三分相(差2.43度),但是最緊密的相位,是日土四分相(0.00度)。

我是從他出生開始就親手帶著他成長的母親,對我來說,日土呈現完全四分相,這個相位讓我感到非常在意,也感覺對他本人來說,有著非常強烈的影響力。飛飛說到內行星與外行星有相位,通常就是一種宿命感,而且四分相好像會一直在裡面繞不出來,需要靠外界的幫助才能突破,還說到,好像想要往某個目標看過去,但一直有個東西擋在那裡,看不清楚,又無法移開那個障礙物。以前我曾經聽過一個說法,日土有相位的人,就好像太陽光的前方,被一大片烏雲擋住了,光線與熱度都減弱,也看不清楚太陽(目標)。也有許多網路占星文章的說法,對日土相位的描述都非常悲觀(對我這個上升射手來說),但是我還是覺得,這既然是他的生命為他選擇的成長歷程,我還是會選擇往正面的方向,去期待他的奮鬥與成長。

關於他的日土四分相,我看了書的內容,整理出了幾個關鍵字:「醫生/醫療」、「生死」、「父親」。

關於父親,對他的日土相位來說,是非常重要的議題,也是他的困境、糾結、與矛盾點的所在。我兒子在父系的族譜上,是長子、長孫,也是獨子、獨孫,對於家族命脈來說,他成為了被極度保護的存在。我認為,他的日土相位,原本是想引導他藉由解決困難與挑戰的奮鬥過程,達到自我提升的目的;但他卻降生在一個極度保護他的家族當中,讓他就算遇到困境也會因為被過度保護,而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,並且錯過了解決問題的最佳時機。

我的兒子從幼兒園求學階段開始,老師通常都對他的課業非常要求,並且傾向於要他去面對問題、解決問題,但是當我向我先生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候,我先生總是強烈反感,認為一切都是老師與學校的問題,並且不願意再進行任何的溝通與討論,寧願讓問題僵在那裡,也不願意做任何有建設性的事來解決問題。孩子已經快要升小二了,我先生也還是不願意改變想法,但孩子慢慢長大了,內心開始產生糾結與矛盾,也開始取捨,爸爸的保護vs外在環境給他的挑戰,他究竟應該要站哪一邊才對。

但也像飛飛說的,有四分相的人,尤其是緊密相位,通常都不是短時間能解決的問題,我也覺得,這可能是他一生都需要不斷尋找答案的課題,但是身為他的母親,我還是會盡我所能,傾向以較正向的方式去引導、陪伴他。我也認為他最終會明白,任何事都沒有好壞對錯,純粹是一種人生體驗而已。

月金對分相(相差2.45度) ,飛飛有說到妳自己也是月金對分相,對感情來說,可能想要的跟吸引來的對象之間,會有很大的差距,這點也可以列為日後成長過程中觀察的重點;但是由於他的火星也在天秤,所以從他很小的時候開始,我就注意到他的選擇困難症,並且不斷藉由選擇,來訓練他做決定的速度,我發現,當我快速的收回所有選項的時候,他就能馬上決定他要的是哪一個(😆XD),練習久了以後,他的太陽在固定星座,就能幫助他在差不多的情境下,靠著之前的相關經歷,快速做出決定,減少猶豫不決的機會,並且縮短做決定的時間;但遇到外在環境的變化時,就會顯得缺乏彈性、無法變通,他的星盤中只有水星在雙魚(變動星座)又與月巨蟹、土天蠍同樣是水元素,所以有時候對他說之以情,較能讓他接受,也較能促使他改變原有的選擇與判斷。

也謝謝飛飛的導讀,為我提供了許多靈感!🙏

正向面對使命的力量,相信自己能為他人帶來光芒|小飛米文筆

■ 小群:占星小聚
■ 類別:小飛米心得分享
■ 主題:第四期第1堂小聚心得
■ 配置:火木三分相
■ 作者:宥安

未來人的使命是
讓身邊人「看的見未來」
讓大家好似有人生望遠鏡的助攻
更能被來自遠方的希望照耀

第四期第一次的課程,開始進入相位的探討,我詳細查看了自己的星盤,我的五顆內行星都沒有特別強烈的相位,只有兩組相距4度的六分相,看了好多次,還是覺得我星盤中最強烈的相位是火(白羊11度)木(射手10度)三分相。

飛飛說到,個人行星和外行星有相位,往往就是一種宿命感,我才發現,好像比起自己,我更加關切外在環境的變化與氛圍,我想起了自己先前在參加NCGR的初階課程時,最容易遇到的瓶頸,就是星盤案主若是來自一個大時代背景,比如希特勒vs納粹主義,或是某位失勢的政治人物vs政爭時期,我就會不自覺被帶入當時該個案所處的社會環境與時代背景,不斷揣測當時的普通百姓,在這樣的恐懼之中,是怎麼活過來的,然後不自覺被大量的時空背景訊息給淹沒,怎麼樣都無法專注在解讀個案星盤上。

我想這可能就是我學習占星的障礙之一吧,因為非常容易被星盤主當下處的社會與時空背景給牽動,很難專注在個案本身的星盤上,但如果是跟我同一個時代背景的星盤,因為我了解也身處在這個時代,所以被牽動的情形就比較不會發生。

不知道這跟我的火木三分相有沒有關聯呢?飛飛說三分相往往當事人本身很難察覺,因為好像與生俱來就很理所當然一樣,我也是聽完第四期第一次課程以後,又發現我的火木三分相是星盤中最強烈的相位,才直覺性地聯想到了上述的經歷。

不過,除了那段在 NCGR 的經歷以外,我也回想起,從小到大,我真的是很崇尚「快」與「高效率」的人,以較快速度來做事,往往比慢工出細活,成效來得更好,節省更多時間,但那只限於在我可以控制的範圍(內行星),如果超出了我可以控制的範圍,受到社會環境的影響與牽制時,我就會極度沒有耐心,若還是無法突破與克服,我會讓自己先逃避與擱置一陣子,等到想通了,接受了,才會乖乖回來,接受社會與世代行星的磨鍊。

在我約飛飛第一次諮商的時候,飛飛曾經說過,我是未來人,我想可能也是因為強烈的火木三分相,讓我的人生,大多處在不自覺的高速運轉狀況下,常常覺得我衝得太快,整個時代被我拋諸腦後,但若是離得太遠,也會被社會給抓回來,要我乖乖面對當下,我想這就是我的人生課題吧!隨著課程一直進行下去,我也期待能自我覺察得更多,更明白自己的人生課題該如何面對,謝謝飛飛的耐心與用心!

願意選擇坦然,也是一種勇氣的展現|小飛米文筆

■ 小群:占星小聚
■ 類別:小飛米心得分享
■ 主題:第三期第5、6堂小聚心得
■ 配置:上升射手、日水雙魚
■ 作者:宥安

想了很久,還是決定要把第三期的第五堂和第六堂課一起寫一寫,但是當我這麼決定以後,我又卡住了,因為變動星座所牽涉的範圍實在是太無邊無際,對我這個水星雙魚,星盤中又沒有任何一顆行星座落在土元素的人來說,要讓浩瀚的感覺落實成文字,真的不知從何下手。

聽完這兩堂課以後,我最近也越來越感悟到,上升與木星射手都在一宮的我,其實就是我自己的老師,太陽在四宮,我就是我自己的父母。上一堂課的心得中我也寫到,我的月亮在三宮,我幾乎是兩個姐姐帶大的,對父母的接觸不深,但從小內心就會一直有個聲音在教導我很多事,並且有時會在事情發生前給我一些預告。

小時候媽媽最受不了我的兩件事,大概就是,射手常會覺得「外國的月亮比較圓」,但也像書中說到的,那是因為射手覺得每件事都可以往更好的方向發展,我也常常會覺得,明明就有更好的辦法,為什麼人們常會選擇不那麼做?但媽媽卻會覺得我總是在比較、批評,而不願意接受我的想法。

第二件事,就是射手覺得世界一切都很美好,就像飛飛說的,好像什麼事都不會出差錯一樣,或是晚一點再說,真的遇到問題再說。我從小總是覺得船到橋頭自然直,就算沒直,也是老天要我先停下來一下,說不定能夠與不一樣的體驗相遇。或許這對射手來說也是一種冒險、未知、不設限的吸引力,但其實身旁的媽媽已經氣得抓狂跳腳,我卻還是有種「還好吧,沒那麼嚴重啦」的態度,後來想想我的成長過程,也覺得媽媽真的是辛苦了。

射手其實很需要出門,看看外面的人、事、物,就算沒有特定的目的,單純的出去透透氣,對射手來說也是很重要的,從小就一直聽到射手與國外的關聯,但我是個很嚮往異國文化卻很少有機會出國的人,我想可能是因為我的月亮在三宮、太陽在四宮的關係,好像用一個圖釘,把我的所在位置給釘住了,我去的地方大多是要能很快回到家的,或是能一天來回的,造成了我常會有種,身體固定在家裡,但心卻飄向很遠的地方,那種矛盾衝突感,但慢慢成長以後,我想我的生命之所以如此安排,應該是有某種特別的原因,所以我還是會選擇用平常心去面對。

我的水星在雙魚,其實飛飛在說到水星雙魚記憶力很不好,水星射手講話很直接這兩點,也讓我一直反覆琢磨了很久。我覺得這或許是旁觀者對水星雙魚的印象,但是如果說要用感覺來記憶,很多雙魚覺得自己已經忘記的事物,又會在某個瞬間很清晰的跳出來,才發現其實自己原來還沒放下某些負面的能量,但在事情發生後選擇性遺忘,會讓人覺得水星雙魚記性不好,或是有逃避的傾向,但這其實是雙魚選擇不困住自己,先讓生命繼續走下去的方式。

水星雙魚的我,也覺得我自己如果真的要說話的話,真的非常直接(再加上金火都白羊),小時候我也常覺得,為什麼我是水星雙魚?為什麼我不是個能言善道的人?我常常在問題發生的當下覺得就是這樣啊,但是卻完全表達不出來,要過很久以後才會想到,原來我當時是想這樣講,卻辭不達意;但是成長的過程中我也發現,或許這也是我選擇保護自己與別人的一種方式,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直接的言語,真話有時也會無意間讓人感到受傷。

不知不覺又還是寫了很多,其實變動星座對我來說應該永遠沒有寫完的一天,所以我也期待能繼續發現自己、了解自己,也謝謝飛飛這兩堂課的陪伴與幫助!

療癒,原來是這麼一回事|小飛米文筆

■ 小群:占星小聚
■ 類別:小飛米心得分享
■ 主題:第三期第4堂小聚心得
■ 配置:太陽雙魚、月亮水瓶
■ 作者:宥安

飛飛說到水瓶座的抽離感,對情緒的分析非常客觀,還說到,不管怎麼客觀都還是要站在自己這邊,不然誰要挺你自己,這段話我有聽出了飛飛對月水瓶的心疼,真的很謝謝飛飛的理解,也讓我學習到,療癒的重點,其實就是每個人都有被理解的渴望,只要想被理解的渴望被滿足了,就算問題無法馬上有效解決,也能讓人有信心與勇氣繼續面對問題。

飛飛也說到,人一出生通常會先發展火星,再來的順序是金星、月亮、水星、太陽,我金火都白羊,真的我從出生到開始會講話之後,什麼話都藏不住,一定要馬上說出來,什麼事都想馬上去做,如果沒辦法馬上滿足,我就會感到莫名焦躁,但我的月水瓶在三宮,從小就被媽媽定義為「搞怪」的孩子,書裡也說到,月水瓶通常是由雙親其中之一來照料,我爸爸是長時間不在家的,媽媽要賣地瓜養我們三個小孩,我幾乎是兩個姐姐帶大的,我想這也跟我的月水瓶三宮有關,而且媽媽總是非常忙碌,會密切關注我們這區老人會的活動,而且很八卦。

現在我長大一點以後,反而什麼話都無法直接說出來,很想馬上去做的事,也容易被自己的頭腦(小我)勸退,我想可能就是我的月水瓶開始發展了。我也想到唐老師之前說的,她的貓咪也是月水瓶(日處女),她說除非有培養一定的親密度,不然不可以隨便對月水瓶的人有肢體接觸,他們會覺得反感,這點我也覺得很準,目前生活中,可以碰觸到我的皮膚表面的,只有我兒子,跟先生開始疏遠以後,肢體接觸也會讓我覺得不舒服不自在。

飛飛也說到,雙魚會覺得,大家都不是壞人,大家都沒有錯,真的我現在也會用這樣的理念來傳達給小孩,甚至輸贏的觀念也是,有人輸則大家都輸、有人贏則大家都贏;水瓶是會好像「附身」一樣,很清楚的可以推測出別人所處的情境、立場是如何,但前提是這些狀況沒有觸及到月水瓶的私人領域,否則月水瓶會先躲回內在,先把情緒消化完,才能再次客觀地去同理別人。

當我躲回內在消化情緒的時候,也真的會像飛飛說的,我的某部份也會化身成旁觀者,在一旁看著難過的自己,想想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,或是安慰自己說:「這只是一場戲,別太在意。」或許有些人會覺得聽起來好像不太能理解,但我覺得,這是月水瓶的獨立性,選擇不給別人造成困擾,默默陪伴自己的方式。

不知不覺就寫了很多,但這一堂課真的讓我更加肯定了,不管別人怎樣不理解、怎樣覺得奇怪,但這就是真正的我,以後我也會更加相信自己,毫無疑問地走下去,謝謝飛飛的理解與療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