酸語,如酸雨般侵蝕你的心靈

that wanaka tree

你被酸語扯後腿了嗎?

這世界的酸語,並不會隨著人類的文明而變少,酸言酸語只是一種互相扯後腿的方式,而且更可怕的事,被扯了還不自知,最後形成一缸互相以負能取暖的同溫層。

that wanaka tree

耳濡目染的影響力非常大

朝夕相處的影響力,遠比讀一本好書、到外面上一門昂貴課程的影響,耳濡目染的效果好比習慣,好的習慣就像是培養規律睡眠、運動,壞的習慣就像每天一根菸。

that wanaka tree

成為守護良善視聽環境的天使

請勇敢正視你所處的環境健康程度,檢查方法很簡單,觀察大家的談話是否含有過多抱怨,若有,請動耳朵就好,讓這些抱怨止在你的嘴,別成為散發負能量的人。

要不要選擇善良

最近思考著「何謂善良」的問題,透過寫下心中的想法,重新釐清我對「善良」的定義,也想再一次學習如何解讀「善良」,深怕我誤會些什麼才是。

我認為「善良」是可以選擇的,我們可以選擇善良,也可以選擇不要善良,然而,我現在選擇善良,不代表我是個善良的人,因為我也可以在下一秒的時候,選擇不善良。更具體來說,覺得不能將人,以善良或不善良區分,因為每個人都同時擁有善良和不善良的特質,但是我們與他人之間,之所以會有差異,是因為我們選擇善良的頻率、選擇保持善良的時間長度不同。

為什麼說善良是可以選擇的呢?我覺得那是一種態度,你可以決定要以什麼角度、心態來解讀眼前的任何問題,尤其是人際關係的問題。

既然善良是可以選擇的,那我們有哪些選項可以選擇呢?有兩種。第一,利他人,選擇對他人有利的解釋方式解釋,第二,利自己,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解釋方式解釋,但如果你問,若選擇一種對雙方都有利的方式解釋呢?也行,但我會將對雙方有利的解釋方式,歸類在「利自己」,因為如果真的想站在對方立場考慮的話,「利自己」的這件事,根本只是剛好而已,基本上會覺得不在乎才是,當然,若你反推回來,先考慮到別人,然後在釐清思緒的同時,發現也剛好有利到自己的時候,那就不在第一點「利自己」的範圍。

不過,我們會怎麼選呢?在選擇的那一個當下,我們拿什麼當作判斷基準呢?習慣吧,所以說,若選擇善良是一種習慣,那他肯定在過去施展「善良」時,有得到獎勵,才讓對方會想在下一次遇到狀況、類似狀況時,又選擇善良。不過這種狀況,有時候會讓身邊人覺得無解,身邊人的心境類似:「你怎麼老是又被人欺負?你怎麼老是又被佔便宜?你是不是覺得被佔便宜沒差啊?」,不過這議題先寫到這裡,以後有機會再從「習慣」談「我們選擇」的個性。

我們選擇善良,是根據自身習慣,依據有無意識區分,可分成有意識地選擇、無意識地選擇,前者指的是,真正的善良,後者指的是,真正的無知,怎麼說呢?當我們全盤了解眼前的事情,再加上做了正、反方的分析,做這些,都是要確保自己在資料蒐集已做足的情況,再下判斷,這樣的判斷才夠客觀,最後,我們在「有意識」地選擇,我們想站在哪一邊,而如果在這個時候,選擇了「利他」的解釋方式解釋,我覺得那是真正的善良。

當然,選擇「利自己」也沒什麼不對,每一種選擇都是合理、也需要被尊重的,飛飛在此想強調,有意識地選擇將他人利益擺優先的人,確實比較善良,但善良只是一種選擇的結果,沒有好壞之分。

但若在「沒意識」的情況下選擇善良呢?我覺得,那是無知。造成無知的原因,可能是因為沒有知識、常識不足,或是不知曉實情、事情看得不夠全面,也許從某個角度來看,他確實是善良,但他的善良是建立在無知的情況下,我認為那稱不上真正的善良。有時候,這種無知的善良,反而還會給身邊朋友帶來麻煩。

舉例來說,因為他的好心,答應幫你處理某件事情,但實際上,他是沒有能力做到的,他只是窮擔心著你需要幫忙、想安撫你的焦慮,所以先答應你,然後再來思考怎麼幫忙你,如果他有請到別人幫忙處理,那算他幸運,如果沒有找到人幫忙處理,那真的倒楣就是你了,嗯,這種是常識不足的無知。

所以說,下次在稱讚別人善良的同時,可以多想一下,對方是哪一種善良?如果是真正善良,那他的選擇、行為,確實值得讚許,但如果是無知的善良,不妨提醒對方,可以多讀點書、多聽點演講,再不然,多思考也可以,如果他真的勸不聽,那就遠離他吧,共勉之。

座右銘的建立

我們常在坊間看到的格言、雞湯文,或心靈小語,不論這些內文出自偉人、德高望重的當代人,或小至隔壁鄰居,其實啊,那些可以不用看,看多了會影響自己的判斷,也可能會更加迷失自己。更精確來說,你必須在具備極高的自我覺察能力後,再自行篩選可以收藏的格言,因為並沒有一種格言,可適用於每個人,每一句格言皆出自不同個性、價值觀、生長背景的人,因此能辨別出自己「可自然吸收」進身體記憶的格言,是一件重要的事。

我們應該怎麼選擇格言、收藏格言呢?在收藏格言之前,應需先思考自己的格言是什麼。回想國中小的時候,大家流行拿著一個小本本或一張小卡,拿來請你填寫資料,通常上面有姓名、生日、星座,也會有一欄「座右銘」,當然在當時的我們,對人生哲理類的問題或許不太有想法,但現在是時候可以想一想了,想一想你的人生座右銘是哪一句話、哪一句格言,到目前為止支持你信念的格言,又是哪一句話。

當知道自己的座右銘時,表示你對自己已有一定程度的了解,這時再去瀏覽格言時,才能更有能力為自己過濾合適的格言,否則,在自信心的羽毛還沒長齊之前,你可能會背部適合你的格言所吸引,當吸收錯誤的格言時,你可能會對自己加以批判,不僅沒有勉勵到你,也可能會助長你的負面能量。

當我們吸收過多的格言時,很可能會減少自己動腦思考價值觀的機會,反而會變相變成尋求支持、尋求溫暖的方法,更糟糕是這些不適合你的格言,或多或少對你有帶來安逸、舒服的療效,這都可能會使你不知不覺,習慣了不用自省即可獲得舒緩的機會。尋求支持認同,對於一個正處在自信心成長階段的你來說,是重要的,但是不可否認的,從不適合自己的格言中,獲得安慰、支持,對長遠來說並不是一個特別智慧的選擇。

先好好思考自己到底是誰、到底在想什麼,以及自己為何這麼想之後,再加入網路社群討論吧!在這個發表意見不用錢的時代,更難能可貴的特質,不再是「學習、全盤接收」,反而能在資訊進入腦袋時進行嚴謹的「篩選」,才是更難能可貴的特質。

每月放風日、每兩月修復日

今天給自己放假一天,一早到家裡對面處理牙齒,下午到家裡附近的美容院整理頭髮,距離上一次整理頭髮,已經是一年多了,當飛飛的設計師聽到飛飛有這麼長一段時間沒整理頭髮時,他差一點沒嚇呆。

隨意地與設計師閒聊,聊到飛飛最近關於「平衡」的想法,為什麼要談平衡呢?「平衡」的重點在於那些平常容易忽略掉、但卻又是重要的事,意即「不在乎,但卻重要的事」,正當想到此時,思考是否在接下來的四月份啟動「每月放風日」、「每兩月修復日」計畫。

每月放風日,指的是每個月給允許自己放風一天,時間會在周間日,那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也許是拜訪親人、拜訪老朋友,或者那天窩在家裡,甚至躺在床上發懶一整天也可以,當然,你也可以很明白的說,這是每個月允許自己正當光明的曠班。正當想到此時,已迫不及待的我,早已看完四月份的行事曆,心裡想著首次的放風日,很可能會發生在第二週的星期二或星期五吧。

每兩月修復日,指的是每兩個月將自己打包起來送回原廠維修,每個人對「送回原廠」的期待不同,有的人是來一場旅行,有的人是來一頓美食饗宴,也有的人會讓自己沉浸在遊戲世界或電視、電影情節裡,但若你與飛飛的弟弟一樣特別時,或許會對沒日沒夜的寫code,感到紓壓、放鬆。

對飛飛來說,期待被維修的方式是「身體」上的維修,例如:美髮、美甲、美膚、刮痧、按摩、拔罐、推拿,如果把時間拉到一年,「進行健康檢查」肯定會是飛飛的首選。如果你也與飛飛一樣,還沒有養成經常觀察自己身體狀況、維護外表的習慣,也許飛飛的維修項目,倒也挺適合給你作為參考喔!畢竟身體是需要用一輩子的,汽車都需要定期保養了,人當然更需要囉!

如果你也有這樣的想法、計畫,歡迎私訊飛飛,咱們可以一起討論如何進行這兩項計畫唷!

姿態高,只是一個假議題

姿態很高,從來都不會是人際關係的問題。

思考脈絡如下:

  1. 人最在乎的,其實還是自己。我們時常以為自己確實很珍惜某人事物,但說穿了,那只是在為了自己鞏固「自己的喜愛、喜好」罷了,因為再怎麼樣,也不可以自己踩自己腳,因此再怎麼的與世界為敵,自己總是得要花費萬分心力來鞏固自己的立場才是。
  2. 價值這個東西,其實很有趣,可以變現的物品,我們稱之「產品」,無法變現的物品,我們稱之為「價值觀」,當然你也可以很原始的直接說那叫做「我喜歡」,價值觀本來就是一種很主觀的看法,與「我喜歡」是相同的道理。
  3. 那怎樣的對象,我們認為他是有價值、值得我們花費時間與他往來的呢?肯定是覺得在他身上有些可取之處,先不論你覺得這個觀點是否太現實,也先不論你想從他身上取得、受影響哪些範圍,你肯定認為他的價值觀與你接近,甚至會很有感的喜歡他的價值觀。
  4. 所以說,既然你喜歡他的價值觀,也就代表你認為此人值得與你往來,當然你也可以說,你願意把花費在自己身上的心力,撥一些到眼前的這人身上,因為在他身上看見有你喜歡的特質,然而,你以為你真的喜歡這個人,但其實只是在他身上有你喜歡的價值觀而已。
  5. 說的人的價值,哪些東西有價值,哪些東西沒價值,評斷有無價值的標準,都藏在各自心中,與其說藏,不如說沒有標準,只要不是像土地一樣,價格公開透明的寫出來,那一律都視為沒有標準。
  6. 而評斷一段人際關係值不值得往來,也如同沒有標示價格的物品,一切只有喜好問題,所以說,姿態很高,高到身為旁人的你覺得這人特別冷漠,放心吧,你只是從來不在他認為有價值的清單當中,你只是他襯托自己美好的配角。
  7. 回過頭來討論姿態問題,姿態高不高,從來都不是人際關係的問題,更貼切來說,會認為姿態是人際關係的問題的人,肯定與眼前這位姿態高的人無緣成為朋友,因為姿態這本身只是一種人格特質,這就好比衣服一樣,可以想成是此人老習慣穿著長滿刺的玫瑰,走在花園裡,所以說,姿態高不高是視人而定的,如果你與他在此身有緣,你與他親近時,不會有姿態高的問題,但如果你與他無緣,只能說,你們的緣分還沒修到能在此生會與他成為對等關係的朋友。

緣與份,隔著跨世紀的距離

緣份,是由「緣」與「份」組成的,看似簡單的兩個字,但若想活出名符其實的「緣」與「份」,倒是需要老天爺的幫忙,也需仰賴好幾代祖先積累下來的福氣。緣,指的是兩人有無在一起的機緣。份,指的是兩人有無成為夫妻的名份,名份是社會、法律認可的身份,需要能「說的出口」,讓社會大眾知曉的身份名。

我們生於世代,是為了與有緣人相遇,還是為了要在此生留下足跡呢?一段關係有緣無份,感動、體會只會留在當事人心中。然而,名份不一樣,名份可以公開說明、表明,好比被社會准許以這身份遊走的許可證,而且凡走過,必留下痕跡,還是個能留傳好幾世代的證明。

如果你們倆只有緣,要怎麼修煉,才能修得擁有名份的機緣呢?好好守住這輩子已擁有的緣份,原因有二。第一,能在當前遇到的緣份,肯定也是得來不易,肯定也是排隊排好幾個世紀,才能在今生與你相遇。第二,守分寸、守秩序,老天爺自然會等到時機成熟、練功練的足夠時,給你該有的一切,俗話說:「強摘的果子不甜,強求的姻緣不圓」,就是這種感覺。

有沒有機緣,是看個人的福份,而有沒有名份,是要看屬於你的這條千世紀直系血親系統,其擁有的福份夠不夠,當在任一代積累足夠時,名份自然水到渠成。

靈魂,是一條跨世代的洪流,由自己、父母、祖父母、曾祖父母,甚至是更遠的直系親人所組成,我們能在這世代睜開眼看世界,是因為剛好輪到我們,代表這條靈魂洪流,來這世界上體驗人生。當生命走到盡頭時,我們以為那是結束,但那只不過是「體驗人生」這場遊戲的中場休息,既然是中場休息,就沒有所謂的得到、失去,一切都只是時機未到。

渺小的事件,渺小的我們

人們在老天爺給的有限範圍中,讓我們有選擇權,我們在選擇權中,恣意的做自己,殊不知,這些我們以為的選擇,都是人們自己解釋、創造出來的。

然而,俗話說眼見為憑,可愛的人們也容易就此以為他們看見了天地,但這是真的嗎?也許人們看見的確實是天地,只不過這個天地,受限於他們所能理解、所能想像到的邊界,說白話些,也許人們看見的,也只不過是一口井範圍的天地。

倘若你問,我們要因了解人的渺小,而憂愁嗎?其實也不必,只需要了解,我們之所以能有今天、能擁有此時此刻的自己,要感謝大自然、感謝老天爺,感謝所有緣份、機會的降臨,感謝完畢之後,我們仍可在自己的小天地,恣意地做自己。

老天爺不會與我們計較我們所得的快樂、也不會因看見我們恣意做自己而感到嫉妒,對他們來說,看著人們幸福,是他們生活的小確幸。想到這裡,是不是也跟飛飛一樣,覺得人怎麼渺小的那麼可愛呢?

保守,也是一種策略

以前的飛飛不喜歡保守,也不認為呈現「保守」狀態、思維,可以獲得什麼好處。也許礙於中文語法的緣故,又或者過去對「保守」的既定印象,使得飛飛自己,也與不少現代追求新鮮、潮流、時尚的人一樣,在想到「保守」一詞時,總是先皺眉,或避而遠之。不過隨著見識增長、了解人性程度漸趨完整,飛飛思維變了,飛飛認為:「保守,即是一種力量,也是一種策略。」

求新、求變、求創造,是現今當道的理念,也是現代人重視的元素,因此,有越來越多過去較少出現的詞彙誕生,例如:多元、斜槓、T型人、兀型人。隨手至圖書館翻開雜誌,不難發現總是有幾本、幾期雜誌,都會討論此議題,甚至會採訪因創新、創造而有成就的企業家心路歷程。除此之外,打開新聞、觀看國際時事,也能發現有越來越多國家政府政策,都鼓勵採以開放、相互合作的態度經營。

創新,沒有正確解答,只要是新的、有創造力的,都可稱之為創新,也就是說,人人都可進行創新、人人都可以以創新名義,賺錢、賺名聲,所以想踏入因「創新」為道、為業的人,是沒有門檻的,既然沒有門檻,也代表會有很多人一起與你競爭,搞不好,你餐廳隔壁桌的阿伯,也是你的競爭者。然而,在這麼重視「創新」的年代,到底什麼樣的人,才可以從這些競爭人海中,角逐而出呢?答案是,懂的反其道而行的人,然而,在目前創新當道的時空背景,可以勝出的人,是能守得住本的人。

保守是一種狀態,而保守的反面,是前述談及的創新,創新即代表一種不確定、不穩定、不可預期的狀態,說白話,創新即是「有風險」,也就是說,當這個「創新」越來越被重視之後,也代表大家越來越讓自己暴露在「有風險」的狀態。「有風險」就像是一個0與1的遊戲,遊戲的玩法有很多種,但結果只有兩種,要不是1,那就是0,「1」象徵收穫豐滿,「0」象徵沒有半點收穫,亦即「一無所有」,這種遊戲就像到賭場玩的遊戲一樣,很刺激,但也很危險。

回想過往,在網路還不發達的年代,因為資訊交流並不普遍,大家所能知道的,就是自己的已知,因此不容易學習、模仿他人,所以經營策略相對保守,這裡指的保守,除了策略保守,也是一種固本的狀態,因為自己的不知,而也當然不會讓自己暴露在有風險的狀態,所以在那時能勝出的,是能打破舊思維、舊習慣的產品或經營策略,也就是我們前述提及的「創新」。

然而,在現在創新、創造比比皆是的年代,我們還能比創新嗎?當然不是,因為這是一個只要你能夠說得通、能更說服得了自己得創新、創造,都有市場,說白了,這是因為創新、創造本身即沒有對錯之分,只有風格、你喜不喜歡、誰喜歡這種風格的差異,所以說,想在這個創新市場勝出,肯定不會還是創新,同樣的需要反其道而行,所以我們要比的是創新的反面,我們要比誰保守、比誰穩定,講白一點,就是比誰沉的住氣,比誰能夠忍受無常、反覆。

再者,剛才說過,創新是一種讓自己暴露在風險的狀態,而保守不是,保守是一種固本的狀態,當自己極力推崇創新時,是否就是讓自己暴露在危險當中呢?所以怎麼樣的分配創新、保守比例,才是智慧呢?這就好比我們管理自己的財富一樣,有存錢的比例、也有投資的比例,全然的拿錢去做投資,而不顧本,你能放膽做嗎?

在這個提倡創新的時代,放眼看市場,就好像看到一群新生命,到處活繃亂跳,新生命可以為現況帶來新轉機,也可以為現況帶來新危機,倘若我們可以理智的在創新上面踩些煞車,重新估算保守的重要程度,也許可以為你的計劃,帶來更多具有底氣、實踐的力量。

道理,是一件很有趣的事,用在人性、經商、財商都適用呢!共勉之。

德高望重的專業

什麼叫做「德高望重的專業」,顧名思義就是此人的專業,具有德高望重、讓人忘塵莫及的特質,然而你說:「專業就專業,還有分等級嗎?」,專業是一項大家認識你的「破口、切入點」、與你「接觸」的管道、方法,所以怎麼讓人覺得你的專業具有德高望重的特質,這還是得回歸到「人格特質、人為決定」來談。

飛飛將專業分成2+1+A種領域。

第一種,是知識的專業,精通理論、學理的專業,擁有這樣特質的人,挺適合做研究,或是理論教學、學理教學,也就是講道,這裡指的道,是指專業中的道理、方法、原理。

第二種,是懂運用的專業,也就是擁有實務經驗的專業,他的專業在於他懂運用、懂應變,呈現方式通常會在「解決問題」的能力上可看見。這樣的人才,容易在領域中,打滾多年的前輩身上看見。

第三種,是結合上述第一、二種,擁有理論、實務經驗的專業,這很好理解,不在此多談。

第A種,是在是不分你我地分享專業知識,包含與競爭對手分享,跨過金錢、商業目的地進行無私分享,分享目的是推廣理念,讓理念可以普及社會大眾,飛飛將之稱為「德高望重的專業」。

圖片來自網路

舉以「人類意識能級圖」來說明,這是一位美國著名的博士,大衛 ‧ 霍金斯博士所提出,其在網路上的資料並多,但其能創造此圖確實不簡單,博士將依照意識的頻率高低分等級,分數自20至1000分,20分為「羞愧」層,象徵接近死亡、嚴重影響身心靈的狀態,30分為「內疚」層,象徵自責、自我否定,接著若分數來到200分為「勇氣」層,象徵信心、決心、把握機會,再往上一點,是250分為「中立」層,象徵滿意、信任,也是能量開始向上昇華的開端。540分為「喜悅」層、600分為「安詳」層,而700-1000分歸類「開悟」層,假若我們能跨越「金錢」所帶來的影響,其等級來到「開悟」階段。

當我們跨越「金錢」的影響力,也就是跳脫因「金錢」而帶來的束縛,進而籌畫的活動,其所能為自己帶來的能量、帶給別人的能量,是豐沛且平靜的,當人格特質來到能量較高的層級,並且持續地分享、付出,飛飛認為這是「德高望重等級的專業」,不過是什麼樣的人,有這樣的能耐、能力呢?是先有「財富自由」,才有「心靈自由」,還是先有「心靈自由」,才有「財富自由」呢?

協會、公會,是一種同業合作形式,透過共創,達到共好。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很鋒芒,唯有透過相互合作,才可以讓大家的力量,擁有一輩子的鋒芒、光亮,為了保護一門領域在大家眼中的永續認識、永續認知,因此飛飛鼓勵除了異業合作之外,也鼓勵同行合作,共勉之。

當了三十年的父母:我對孩子的愛,仍保初心

好,ok,飛飛還沒結婚,也沒有小孩,不過今晚,咱們就來談談當爸媽的心境。

每個人的人生,都有很多第一次,第一次上學、第一次考一百分、第一次畢業、第一次交往、第一次找工作、第一次就職,當然,如果人生繼續發展下去,也就會有第一次當爸媽的時候,然而,當爸媽時的心情是什麼呢?可能有很多種,有期待、有興奮、有緊張、有焦慮,然而不管是哪一種心情,面對的都是同一件事,那就是「第一次當爸媽」,然後,心裡所想的絕大部分事,都與小孩有關。

你想成為什麼樣的爸媽?不曉得?那你的爸媽又是個什麼樣的爸媽呢?以飛飛為例,飛飛擁有一對將三個孩子照顧地無微不至的父母,照顧的方式可以從生活環境開始談起,包含飲食、健康、運動、穿著,甚至是談吐、坐姿,還有飛飛的體態,沒有一樣不是飛爸、飛媽對飛飛時常的叮嚀。你說飛爸、飛媽什麼星座?在他們兩位的星盤中,有著明顯的處女座特質,果然是一對講求細節、照顧細節會有的特徵,而且處女座也講求「服務」的精神,所謂「服務」的精神,指的就是「不在乎回報」。

當然,你會說每位父母對孩子的付出,都是不求回報,沒錯,只是處女座特質明顯的父母表現,會更明顯,所以飛飛也經常下意識地看到金星處女座的媽媽,容易將孩子「善待」過頭。

然而你問,飛爸、飛媽有想過想當什麼樣的爸媽嗎?他們大概也回答不出來,也許想了許久,會搔了搔頭,然後說:「供你們三餐吃飽,不要餓著了」,實際上的飛飛,還是家裡面養的最幸福的孩子,我們以身材來說,就可知道飛飛平常在家吃的多好。

有時候想想,拿掉所有的利益、生意、經商字眼,其實人的愛、人的付出,可以很單純,單純到你都納悶了,倘若你真的想過了之後,也真的覺得納悶,也是可以想像的到,畢竟出了社會之後,大家對於人性的黑暗面,又多了一些見識,而納悶反應也只是保護自己的方式而已。

飛爸、飛媽年紀也大了,你說他們對飛飛,以及飛飛兄弟姊妹的愛仍存在嗎?他們也許不說,但他們心中對你的關心,是再怎麼神經大條的你,也都可以感受的到。飛爸、飛媽表示:「這也沒什麼,一片初心而已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