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事,真的只是起頭難

萬事起頭,一點也不難
靜下心、聽聽你的信仰
即可找到你想要的正確

萬事,真的只是起頭難,因為你會用你「自以為」的已知想法,衡量開始執行後的情景,那些情景只是你想像的,而不是真實的,但我們會受預想的情景、幻想的未來,大大地影響心情、感覺。

至於會怎麼影響呢?取決你本身對這件事情的喜好而定。如果我們想「起頭」的事,非自己所愛,那更會讓這個「起頭」延宕再延宕。

我可以怎麼的不讓這個「起頭」延宕呢?坊間常說「想清楚」這方法,「想清楚」這方法會遇到兩個瓶頸,第一,並不是每個人都有「與內在的自己進行思辨」的能力,所以對有些人來說,靠自己力量「想清楚」是一件能力有限的事;第二,即便思緒、想法已清晰許多,但仍然無法抵擋因「喜好」而產生身體抗拒的問題,而身體抗拒,會讓我們感覺到無力感、沒動力執行,這時候我們可以怎麼做呢?請向你所信任的一件物品、儀式、信念,請求協助。更明確來說,請你向你的信仰提出「為你做決定」的請求,做決定的方法有很多,只要這套方法是你已與信念達成協議即可,講白話指的是,只要這套做決定的方法,是你跟你自己講好即可。

人因為有身體這具有使用年限的載體,而影響著我們各種情緒、情慾,我們也因有情緒、情慾,才能在生命中體會各種感動、難過。然而,當我們如果無法下定決心、無法使自己動起來做某事,那就得暫時將情緒、情慾排除,而這時候就需要借助「信仰」的幫忙了。

自己之於信仰,其實只差在有沒有這具身體的載具,所以請「信仰」幫忙的這件事,其實一直都是自己跟自己的事。這個世界,沒有你以為的神奇力量,你之所以相信某物品、儀式,甚至是某個群體的理念,是因為那信念與你的信念的某部分相同或類似,等哪天你的信仰長齊了毛髮,你自然會脫離他們,但不是仇恨過去的信念,那感覺就像胎兒脫離母體一樣,只是發現了自己可以是一個完全獨立的人罷了!

你說這個世界有奇蹟嗎?有的,那個奇蹟正是你自己、你自己的信仰。信仰,是你最大的力量,也是你這一輩子永遠可以依靠的對象。信仰,是你的生命泉源,也是你的生命低潮時的救命恩人。

我如何與「我的完美主義」特質相處?

完美主義只是一種態度
對事情認真處理的態度
請將被討厭的勇氣備妥
好便隨時都有做自己的空間

在網路文章中,「完美主義」話題經常被討論得沸沸揚揚,多數人一想到這個詞,總是先避而遠之,原因不外乎「與他們相處會為自己帶來麻煩」有關,到底是哪些麻煩這麼讓人討厭呢?也許是不重聽的話?也許是一枚認真君?甚至也可能是對某方面感到極為有興趣的狂人而已?不管是哪一種,社會為他們貼上這樣的標籤,也真是苦了他們。

有不少心理健康議題的資訊,顯示心理生病的人經常存有「完美主義特質」,你或許好奇怎麼「心理生病」和「完美主義特質」有關?更精確來說,任何身體、意志相悖皆有可能導致生病,更不用說這兩相悖的距離相差的很遠,肯定更容易使當事人長時間心情低落、憂鬱,因為身體、意志的相悖,代表不認同自己、反駁自己,更嚴重的情況則會譴責自己,你可想像一來一往的打架,需耗費多少心力?除了面對這些事,還同時得要記得呼吸、吃飯、睡覺,若身體不夠強壯,不容易能支持這樣的消耗。

我時常向身邊親朋好友推廣自我覺察的重要,因為當你看懂自己,就看的懂自己人生的這盤棋,若不懂,就只能任由身體帶著你的命運行進,而你這一生的意志、學習腦都沒能派上用場了呢!除了可惜,還是可惜啊!我們誕生在此,若未能嘗到自己獨一獨二的潛力所帶來的美好,豈不是苦了你這一生的辛勤、努力了呢?

完美主義特質,不如我們多數人以為的糟糕,轉個念、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,連一顆小石子也能成為建造大樓的基石呢!以下提供八類提問,給認為自己可能有或確認有完美主義特質的讀者,透過問句、自我問答,協助自己釐清思緒,好便自己更有機會接近真正的自己。

自我覺察之八類提問

一、我有完美主義特質嗎?
  別人說有,我自己認為有嗎?哪裡有?
  我自己怎麼想呢?
二、我對我的完美主義感到好奇嗎?
  為什麼我對我的完美主義感到好奇?
  為什麼我不對我的完美主義感到好奇?
三、我對我的完美主義了解嗎?
  我對什麼事情有完美主義情節?
  我從何時發現我有這個完美主義情節呢?
四、我喜歡我的完美主義嗎?不喜歡嗎?
  別人怎麼看待我的完美主義?
  有誰喜歡我的完美主義?
  有誰對我的完美主義比較感冒呢?
五、我的完美主義曾經幫助過我哪些事?
  我的完美主義曾經讓我有了哪些不好經驗?
  分別發生過幾次好的事情、不好的事情呢?
六、我對我的完美主義,有什麼感覺?
  我對我的完美主義會有一種怪尷尬的感覺嗎?
  每當我講起我的完美主義特質,會有不好意思的感覺嗎?
  我面對我的完美主義特質,會覺得似乎麻煩到別人的感覺嗎?
七、為什麼我對我的完美主義特質有這些感覺呢?
  這些感覺是誰教你這樣感覺的呢?
 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解讀你的這個完美主義特質呢?
八、什麼是完美主義呢?
  完美主義,可以怎麼換句話說呢?

請有興趣的讀者,請備好上述問題的答案後,私訊或留言給飛飛,我將親自為你的「完美主義」重新詮釋給你聽,先在此祝福你有個美好的自我覺察時光,共勉之。

也許我們認為的苦,對他來說只是一種補|小飛米文筆

■ 小群:占星小聚
■ 類別:小飛米心得分享
■ 主題:第四期第2堂小聚心得
■ 配置:孩子日土四分相、月金對分相
■ 作者:宥安

我們看某人覺得辛苦、悲觀
很可能只是不捨對方的辛苦
心疼扛如此多責任的他而已
(沒事的,他僅是按步調活出自己)

由於我的命盤好像沒有其他可以寫心得的相位了,所以我觀察了我兒子的命盤,我才發現,以內行星來說,他的日火有三分相(差2.43度),但是最緊密的相位,是日土四分相(0.00度)。

我是從他出生開始就親手帶著他成長的母親,對我來說,日土呈現完全四分相,這個相位讓我感到非常在意,也感覺對他本人來說,有著非常強烈的影響力。飛飛說到內行星與外行星有相位,通常就是一種宿命感,而且四分相好像會一直在裡面繞不出來,需要靠外界的幫助才能突破,還說到,好像想要往某個目標看過去,但一直有個東西擋在那裡,看不清楚,又無法移開那個障礙物。以前我曾經聽過一個說法,日土有相位的人,就好像太陽光的前方,被一大片烏雲擋住了,光線與熱度都減弱,也看不清楚太陽(目標)。也有許多網路占星文章的說法,對日土相位的描述都非常悲觀(對我這個上升射手來說),但是我還是覺得,這既然是他的生命為他選擇的成長歷程,我還是會選擇往正面的方向,去期待他的奮鬥與成長。

關於他的日土四分相,我看了書的內容,整理出了幾個關鍵字:「醫生/醫療」、「生死」、「父親」。

關於父親,對他的日土相位來說,是非常重要的議題,也是他的困境、糾結、與矛盾點的所在。我兒子在父系的族譜上,是長子、長孫,也是獨子、獨孫,對於家族命脈來說,他成為了被極度保護的存在。我認為,他的日土相位,原本是想引導他藉由解決困難與挑戰的奮鬥過程,達到自我提升的目的;但他卻降生在一個極度保護他的家族當中,讓他就算遇到困境也會因為被過度保護,而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,並且錯過了解決問題的最佳時機。

我的兒子從幼兒園求學階段開始,老師通常都對他的課業非常要求,並且傾向於要他去面對問題、解決問題,但是當我向我先生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候,我先生總是強烈反感,認為一切都是老師與學校的問題,並且不願意再進行任何的溝通與討論,寧願讓問題僵在那裡,也不願意做任何有建設性的事來解決問題。孩子已經快要升小二了,我先生也還是不願意改變想法,但孩子慢慢長大了,內心開始產生糾結與矛盾,也開始取捨,爸爸的保護vs外在環境給他的挑戰,他究竟應該要站哪一邊才對。

但也像飛飛說的,有四分相的人,尤其是緊密相位,通常都不是短時間能解決的問題,我也覺得,這可能是他一生都需要不斷尋找答案的課題,但是身為他的母親,我還是會盡我所能,傾向以較正向的方式去引導、陪伴他。我也認為他最終會明白,任何事都沒有好壞對錯,純粹是一種人生體驗而已。

月金對分相(相差2.45度) ,飛飛有說到妳自己也是月金對分相,對感情來說,可能想要的跟吸引來的對象之間,會有很大的差距,這點也可以列為日後成長過程中觀察的重點;但是由於他的火星也在天秤,所以從他很小的時候開始,我就注意到他的選擇困難症,並且不斷藉由選擇,來訓練他做決定的速度,我發現,當我快速的收回所有選項的時候,他就能馬上決定他要的是哪一個(😆XD),練習久了以後,他的太陽在固定星座,就能幫助他在差不多的情境下,靠著之前的相關經歷,快速做出決定,減少猶豫不決的機會,並且縮短做決定的時間;但遇到外在環境的變化時,就會顯得缺乏彈性、無法變通,他的星盤中只有水星在雙魚(變動星座)又與月巨蟹、土天蠍同樣是水元素,所以有時候對他說之以情,較能讓他接受,也較能促使他改變原有的選擇與判斷。

也謝謝飛飛的導讀,為我提供了許多靈感!🙏

正向面對使命的力量,相信自己能為他人帶來光芒|小飛米文筆

■ 小群:占星小聚
■ 類別:小飛米心得分享
■ 主題:第四期第1堂小聚心得
■ 配置:火木三分相
■ 作者:宥安

未來人的使命是
讓身邊人「看的見未來」
讓大家好似有人生望遠鏡的助攻
更能被來自遠方的希望照耀

第四期第一次的課程,開始進入相位的探討,我詳細查看了自己的星盤,我的五顆內行星都沒有特別強烈的相位,只有兩組相距4度的六分相,看了好多次,還是覺得我星盤中最強烈的相位是火(白羊11度)木(射手10度)三分相。

飛飛說到,個人行星和外行星有相位,往往就是一種宿命感,我才發現,好像比起自己,我更加關切外在環境的變化與氛圍,我想起了自己先前在參加NCGR的初階課程時,最容易遇到的瓶頸,就是星盤案主若是來自一個大時代背景,比如希特勒vs納粹主義,或是某位失勢的政治人物vs政爭時期,我就會不自覺被帶入當時該個案所處的社會環境與時代背景,不斷揣測當時的普通百姓,在這樣的恐懼之中,是怎麼活過來的,然後不自覺被大量的時空背景訊息給淹沒,怎麼樣都無法專注在解讀個案星盤上。

我想這可能就是我學習占星的障礙之一吧,因為非常容易被星盤主當下處的社會與時空背景給牽動,很難專注在個案本身的星盤上,但如果是跟我同一個時代背景的星盤,因為我了解也身處在這個時代,所以被牽動的情形就比較不會發生。

不知道這跟我的火木三分相有沒有關聯呢?飛飛說三分相往往當事人本身很難察覺,因為好像與生俱來就很理所當然一樣,我也是聽完第四期第一次課程以後,又發現我的火木三分相是星盤中最強烈的相位,才直覺性地聯想到了上述的經歷。

不過,除了那段在 NCGR 的經歷以外,我也回想起,從小到大,我真的是很崇尚「快」與「高效率」的人,以較快速度來做事,往往比慢工出細活,成效來得更好,節省更多時間,但那只限於在我可以控制的範圍(內行星),如果超出了我可以控制的範圍,受到社會環境的影響與牽制時,我就會極度沒有耐心,若還是無法突破與克服,我會讓自己先逃避與擱置一陣子,等到想通了,接受了,才會乖乖回來,接受社會與世代行星的磨鍊。

在我約飛飛第一次諮商的時候,飛飛曾經說過,我是未來人,我想可能也是因為強烈的火木三分相,讓我的人生,大多處在不自覺的高速運轉狀況下,常常覺得我衝得太快,整個時代被我拋諸腦後,但若是離得太遠,也會被社會給抓回來,要我乖乖面對當下,我想這就是我的人生課題吧!隨著課程一直進行下去,我也期待能自我覺察得更多,更明白自己的人生課題該如何面對,謝謝飛飛的耐心與用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