刻意磨練你的高自尊

有沒有人跟飛飛一樣,每天都在消遣自己:「我是有沒有這麼愛困擾自己啊?」

人生可以過得很簡單,也可以過得很複雜,簡單與複雜,其實只差在一個念頭,這念頭影響著你我看事情、解讀事情的角度不同,當然,過得很簡單的人,煩惱肯定相對比較少,因為在乎的事情少,需要關注在乎事情的心力,自然不需要這麼多,然而,當有越多的心力留白時,就有越多的時間去「享受」人生,這道理應該不難。

反之,那群「選擇」過得很複雜的人呢?「選擇」過的複雜的人,通常伴隨「自尊心高」的特質,因為他們「特別」在乎他們的擁有、失去,「特別」在乎他們在別人眼中的樣子,總之,他們會「沒有意識」地「選擇」在乎很多事,因為每件事情都「需要」在乎,你的心自然變得忙碌,變得無空暇時間「享受」人生,在你眼裡,你永遠只看的見那些「在乎」的事情,你的心情會受這些「在乎」的事的成敗、一舉一動,而受影響。說到這裡,大家應該都明白飛飛的意思,我就不再繼續分析下去,以免連我自己看了都尷尬。

人為什麼有自尊心?自尊心是什麼?自尊心的高低,是可以經由後天人為、練習而調整的嗎?如果我想選擇過著「自尊心別這麼高」的日子,能嗎?這些問題在飛飛腦袋中盤旋,忽然在一頓早餐後,有了更清晰的想法,說來跟大家分享。調整自尊心高低,是攸關人的本質的議題,用膝蓋想也知道,這非常不容易,雖說不容易,但做得到嗎?飛飛認為,可以的,前提是要用對方法。

別想著人定勝天,也別將自己的意志力看得多偉大,也更別以過去的豐功偉業,來告訴大家,你有多麼的行,人走到一定的成就時,肯定需要彎腰、謙虛,人之於世界,是多麼的渺小,其實老天爺只需拿出大拇指、食指,就可以輕而易舉地將我們蕊死。扯遠了,總之,要謙虛。人性終究是人性,人會懶、人有情緒,而且人也會老,就算擁有再強大的意志力,終究抵不過你身體的任性,「身體任性」指的是,難以用「意志力」改變的事。厲害的人、成功的人之所以厲害,是因為他們比我們更了解如何與自己的「身體習性」共處,他們謙虛的曉得自己並不完美,他們曉得自己也有情緒,也有想發懶的時候。

所以說,要怎麼調整自己面對人生的高自尊呢?更換環境,刻意幫自己更換到「時常會讓你碰壁」的環境,刻意讓自己面對各種「不如預期」的事情。飛飛前面提到,別想用「意志力」來過你的一生,乍聽之下,或許有些悲觀,但這是事實,事實與悲觀是不一樣的東西,別搞混,「事實」只是一個不這麼討人喜歡、不這麼被人想面對的課題。不過,還是有應對方式,那就是從調整「習慣」著手,而改變所處的「環境」,是一個最快速、最有效率,也是最能看見「成果」的方式,這裡指的「成果」,是指自己看見調整後的自己,畢竟,總是得要自己「親身」感受到不一樣,才會真的認為自己有進步,不然,旁人隨便說說,你也信?


回過頭談談自尊心,自尊心高,好嗎?還是不好呀?自尊心高、低,只是一個特質,特質沒有所謂的好與壞。現在困擾你的,不是因為自尊心高,而是你的高傲,還撐不起你現在擁有的能力,說白一點,你的自尊「欠磨練、欠訓練」,經過磨練、訓練的高自尊,會變得更加成熟而美麗,你們能想像那種感覺嗎?在飛飛心目中,那是一種有原則、有智慧、「有氣度」的美麗。雖然磨練、訓練的時間很漫長,但若在這時候,選擇一個難度特別高的環境面對(特別容易遭受拒絕、特別容易遇到不如預期的環境),這是一個逼自己面對的概念,我想,距離「不再為了高傲而自我困擾」的日子,肯定沒你想像中的那麼遠了,共勉之。

要不要選擇善良

最近思考著「何謂善良」的問題,透過寫下心中的想法,重新釐清我對「善良」的定義,也想再一次學習如何解讀「善良」,深怕我誤會些什麼才是。

我認為「善良」是可以選擇的,我們可以選擇善良,也可以選擇不要善良,然而,我現在選擇善良,不代表我是個善良的人,因為我也可以在下一秒的時候,選擇不善良。更具體來說,覺得不能將人,以善良或不善良區分,因為每個人都同時擁有善良和不善良的特質,但是我們與他人之間,之所以會有差異,是因為我們選擇善良的頻率、選擇保持善良的時間長度不同。

為什麼說善良是可以選擇的呢?我覺得那是一種態度,你可以決定要以什麼角度、心態來解讀眼前的任何問題,尤其是人際關係的問題。

既然善良是可以選擇的,那我們有哪些選項可以選擇呢?有兩種。第一,利他人,選擇對他人有利的解釋方式解釋,第二,利自己,選擇對自己有利的解釋方式解釋,但如果你問,若選擇一種對雙方都有利的方式解釋呢?也行,但我會將對雙方有利的解釋方式,歸類在「利自己」,因為如果真的想站在對方立場考慮的話,「利自己」的這件事,根本只是剛好而已,基本上會覺得不在乎才是,當然,若你反推回來,先考慮到別人,然後在釐清思緒的同時,發現也剛好有利到自己的時候,那就不在第一點「利自己」的範圍。

不過,我們會怎麼選呢?在選擇的那一個當下,我們拿什麼當作判斷基準呢?習慣吧,所以說,若選擇善良是一種習慣,那他肯定在過去施展「善良」時,有得到獎勵,才讓對方會想在下一次遇到狀況、類似狀況時,又選擇善良。不過這種狀況,有時候會讓身邊人覺得無解,身邊人的心境類似:「你怎麼老是又被人欺負?你怎麼老是又被佔便宜?你是不是覺得被佔便宜沒差啊?」,不過這議題先寫到這裡,以後有機會再從「習慣」談「我們選擇」的個性。
我們選擇善良,是根據自身習慣,依據有無意識區分,可分成有意識地選擇、無意識地選擇,前者指的是,真正的善良,後者指的是,真正的無知,怎麼說呢?當我們全盤了解眼前的事情,再加上做了正、反方的分析,做這些,都是要確保自己在資料蒐集已做足的情況,再下判斷,這樣的判斷才夠客觀,最後,我們在「有意識」地選擇,我們想站在哪一邊,而如果在這個時候,選擇了「利他」的解釋方式解釋,我覺得那是真正的善良。

當然,選擇「利自己」也沒什麼不對,每一種選擇都是合理、也需要被尊重的,飛飛在此想強調,有意識地選擇將他人利益擺優先的人,確實比較善良,但善良只是一種選擇的結果,沒有好壞之分。

但若在「沒意識」的情況下選擇善良呢?我覺得,那是無知。造成無知的原因,可能是因為沒有知識、常識不足,或是不知曉實情、事情看得不夠全面,也許從某個角度來看,他確實是善良,但他的善良是建立在無知的情況下,我認為那稱不上真正的善良。有時候,這種無知的善良,反而還會給身邊朋友帶來麻煩。

舉例來說,因為他的好心,答應幫你處理某件事情,但實際上,他是沒有能力做到的,他只是窮擔心著你需要幫忙、想安撫你的焦慮,所以先答應你,然後再來思考怎麼幫忙你,如果他有請到別人幫忙處理,那算他幸運,如果沒有找到人幫忙處理,那真的倒楣就是你了,嗯,這種是常識不足的無知。



所以說,下次在稱讚別人善良的同時,可以多想一下,對方是哪一種善良?如果是真正善良,那他的選擇、行為,確實值得讚許,但如果是無知的善良,不妨提醒對方,可以多讀點書、多聽點演講,再不然,多思考也可以,如果他真的勸不聽,那就遠離他吧,共勉之。

理性分析,感性抉擇

其實更明確來說,應該是「理性分析,『衝動』抉擇」。人真的是在「衝動」的情況下,做選擇的,當然也很可能常聽人說:「小朋友才做選擇,大人不做選擇」,不過這也是耍嘴皮子開玩笑的說法,聽聽就好,面臨正經事時,我們還是得做選擇,如果不在能選擇的時候做選擇,最後也只是被環境選擇。

這陣子對「選擇」的議題,挺有感覺,也許自己正面臨生涯規劃的十字路口,而我的家人們也一樣,正好站在生涯規劃的十字路口處,所以朝思暮想,想什麼呢?想著我們後不後悔先前做的決定,總之,我們今天就從「後悔」的視角,來談「選擇」。

什麼叫做後悔?我定義為「後來覺得反悔」、「後來想要毀約」,如果用電腦功能按鈕來描述,那肯定是「reset」最能描述後悔的意境。再次叮嚀大家,請大家不論在何時、何地,都要提醒自己時時保持客觀看待每個名詞的精神,沒有所謂「好」的事情,也沒有所謂「不好」的事情,好與不好都是人定義出來的,如果你沒有給自己時間「為自己」重新思考、重新定義所謂的「好與不好」,那麼你只會在「無意識(沒發覺、不知不覺)」的情況下,隨著大眾、多數人、社會價值觀而活,沒有給自己重新定義的機會,等於自己活在別人的框架底下。鄭重聲明,活在別人、社會框架底下沒有不好,如果你是有意願選擇這樣的方式生活,那我覺得很ok,只要是你有經過思考的抉擇,我認為都很棒,也很值得。

為什麼人會後悔呢?什麼時候會覺得後悔呢?有許因為看見更好的選擇,或是對新選擇適應不良。前者很好理解,因為看見更好的選項,所以理當是人,都會想接近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好、更輕鬆、過得更舒適的選項,然而,後者是比較容易被忽略的狀況,起初可能是因為對新選擇的不適應,才開始燃起緬懷舊選項的心情,接著開始合理化自己想念舊選項是比較好、比較適合的念頭,例如:分手後,暫時無法適應單身生活,結果隨即復合,並告訴自己:「舊愛最美,還是他最懂我」,或是任何與改變生活習慣有關的例子,皆屬之。

「我當初怎麼會沒有想清楚」是在人感到後悔之後,反過來責罵自己的常見話,想問:「你真的沒有想清楚嗎?」,我們怎麼判斷自己到底有沒有想清楚,我用兩個面向來檢視,第一,思考時間長短,第二,是否為長久以來,就想做的事,只要符合任一條件,那就是「你有想清楚」,至於「思考時間長短」的長短定義,由你自己決定,畢竟每個人對於時間長短,感受都不同,最擔心的事,是連自己對時間長短的定義,都游移不定。

後悔,是一件很自然、很合理的行為,人之常情,如果你覺得老是後悔自己做的決定時,那麼可以以上述兩點做省思,當然,若不符合上述兩點其中一點,那該打屁股,表示你對於做選擇,還沒準備好以負責任的態度面對,不過這也無法立即學會,必須得過時間歷練,再加上經過一次次承受魯莽選擇的結果,才可能學得會,倘若我邊有這樣的朋友,我會選擇靜靜地站在遠處觀賞他的成長,避免一旦接近後,掃到颱風尾、承受無妄之災。

說到對自己的選擇後悔,想必大家身邊肯定也有不少對自己選擇鮮少後悔的人,我們來談談感到後悔、鮮少感到後悔的人的差異,如果跳脫「後悔」的字詞,我們以更明確的文字來定義,那就是「容易意識到不足、危機意識感相較強烈」,他們也許不一定真的不後悔,只是他們鮮少思考「假如重來一次的話」的假設性問題,比較專注在當下,而不是緬懷過去,也有一種可能,是因為他們太有前瞻性、計畫性,或本身重視未雨綢繆、防範未然,甚至是一位憂患意識較為強烈的人,都比其他人更容易有對自己選擇感到後悔的情形,不過容易對自己的選擇感到後悔,也真的沒什麼,不是壞事,也不是好事,這只是一種狀態,沒有好壞之別,若真的要說差別,差別只在你會比較辛苦而已,因為你要承受、面對的情緒總是來的比別人多嘛,若要安慰自己,那就想著「吃苦,當吃補」吧。

我們在從「理性分析,感性抉擇」來看「後悔」議題,是不是也開始覺得,後悔其實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,我們從客觀角度評論一件事,分析他的優缺、好壞,但若用在自己身上時,受情緒、感覺影響是無可避免的,如果時間真的能倒回當初抉擇的那一刻,我想你肯定還是會走上一樣的路,如果你說你會選擇另一條路,那我想你還不夠了解你的感性面影響人有多強大,倘若真的回到那時候,你還是一樣會針對每個選項進行分析,然後,最後只因為某一個微不足道的理由,而讓你選擇的現在的選項,這也才會有人說「看別人的事情很容易,看自己的事,就好像霧裡看花一樣」,呵呵,共勉之。